2018年1月17日 星期三

Vic Chiang (B85, 優必達)

採訪主體:AR/VR、遊戲業 採訪人:陳泂杋、朱玟嶧 Q:現在待的公司主要的業務為何? A:主要是streaming串流,運用雲端機器當作媒介,提供讓遊戲可以在遊戲公司自己的server上運行,包含VR遊戲,接著可以經過我們公司的平台,將遊戲畫面傳送到終端裝置,也就是雲遊戲,所謂的雲遊戲就是你沒有跑任何遊戲主程式,只有跑播放器,因為只是傳送畫面,所以可以讓client端是任何裝置,如TV、手機、平板、VR眼鏡等等。 Q:你們與其他公司合作的方式? A:有些公司只是與我們做資訊方面的交換,有些公司則是與我們有產品上的合作。遊戲這個產業要有:遊戲製作商、平台商、代理商,需要很多方的合作。 Q:學習歷程。 A:我的成績沒有特別好研究所也沒有直升,考研究所也沒考好,考了兩年,第二年考到成大資工所,在無線網路實驗室,唸完後就去當兵,當完兵後就出來工作。 Q:當初除了考研究所外有其他的規劃嗎? A:沒有,就直接想念資工所,我覺得是因為環境因素,現實的講,那時候只要唸完碩士,你的薪水就會多一萬塊,起薪較高,所以許多人都是念完碩士後出來工作,而且我們那一屆又剛好出國念書的人不多,念博士班的人也不多, 所以那時候對我來說,就是跟著普世價值,也就是念完碩士就出來工作。 Q:當初就有想著要往業界發展? A:也沒有特別想著要往業界發展,只是在唸完碩士後,我發現自己沒有很喜歡往學界發展,我比較喜歡自己動手做一些東西比較有成就感,所以我覺得出來工作做產品會比較有趣。 Q:當初在研究所時有特別為了往業界發展作什麼準備嗎? A:當時有想要畢業後就去當四年的國防役,但是因為一些文件上的錯誤,導致沒有成功,所以就去當一般的兵,當完兵後才去準備履歷等等,不過我很剛好的,在快要退伍前,碰到現在的老闆,也是我的同學,邀請我到他的公司上班,我也答應了。 Q:有什麼對學弟妹的工作上建議? A:我其實找工作經歷很少,但我覺得不用把找工作當成太重要的事,找到自己喜歡的東西比較重要,往自己喜歡的東西上發展,不用太擔心自己缺少務實經驗,那些經驗是在工作上累積的,不用在在學期間就去追求許多務實經驗,對我來說去找自己喜歡的東西,增加自己的長處比較重要,我面試看的是潛力,看你對甚麼有興趣,看你對這方面的事情有多少熱情,例如你喜歡網路,就去修了許多網路相關的課程。 Q:出社會之後經歷。 A: 我待過三間公司,第一間做的是手機上的VM,在沒有安卓系統的時代,手機上是用java的程式跑遊戲,只要把VM放上去,就可以跑game包含java,我負責potting在不同平台上把VM放上去,讓它可以在不同平台上執行,不僅僅只有遊戲,但是因為後來安卓系統的推出,這間公司的業務也就被取代掉,所以我後來也就離開了。 後來我到第二間公司,主要是做玩具的,包含一些透過藍芽所遙控的玩具,有點是往教育市場發展,後來因為人事關係而離開。 現在第三間公司也就是現在這間公司。 有些人認為通才是每個東西都碰一點碰一點,而專才是往某一點一直往深處鑽,但我認為這是一種誤解,就像你往一個點挖10公尺深比較容易還是先把旁邊挖開後再挖10公尺深比較容易? 所以我覺得,你要專精,是需要其他的東西來支撐的,像是你不是只要寫code很厲害就可以把產品做出來,是需要其他方面的知識來幫助的。 Q:所以當初也沒有特別選擇哪方面的工作? A:我當初的想法就是試試看,做一做之後也就會發展出一些自己的東西,也做過許多不同的職位,我覺得累積這些不同的經驗之後,在以後有機會會用到這些經驗,所以你花費在不同事情的努力不會白費,就像我之前在大學學的洗電路板,當初以為以後不會用到,結果在第二間公司就用上了。 Q:目前台灣VR和AR的產業發展程度如何? A:這個問題,VR和AR要分開來看。 VR:目前台灣有大廠在做(HTC、SONY等),硬體規格上足夠,也有商品化,但在市場上都還處於嚐鮮階段,畢竟硬體的金額還沒有到便宜。在遊戲市場上,由於VR本身特性的問題(與現實生活完全不同的虛擬世界),VR要發展content會有所限制,現階段來看,VR跟硬體電腦、遊戲主機等等的遊戲性差不多,需要再加強。但VR不一定要往遊戲發展,醫療、教學等等都是很好的方向,目前沒有特別的應用方式,也還沒有好的商業化架構。VR內有非常多的技術需要探討,產業像在沒有盡頭的海上划船,船員們很努力,但還有很多需要突破的地方。 AR:大家對AR的想像很多,應用上也比VR廣很多,我也比較看好AR的技術和發展,畢竟AR相對不用太好的設備,也比較容易融入生活(ex AR眼鏡)。AR的重點在於定位,技術上就是電腦視覺(ex很久以前IKEA用AR來做產品型錄,確認桌子在哪、邊界測定等等)。 Q:目前台灣遊戲業的發展狀況怎麼樣? A: 遊戲業主要還是為了賺錢,也因此目標市場並不會放在台灣,一是台灣本身市場小,二是以台灣市場特性而言,不會在遊戲上投注大量金錢,不管是消費者或是投資者,所以台灣遊戲市場相對其他國家是相對弱勢的,就算真的有跑得長久的公司,遊戲市場一定都是針對全世界的。 但以技術來說,台灣絕對有實力,只是基本上人才不會去遊戲業,也沒有企劃世界廠的人才,需要一段時間的培養,至於其他資源,在台灣就像在沙漠中蓋水庫一樣,需要非常多的花費。 Q:給學弟妹的話。 A:去做自己喜歡的事、認真的面對人生。 不一定要在課業上,我自己很開心在大學修過很多不同科系的課,這個是真的在出社會中很難再有機會的事。 我高中和大學的時候成績都不太好,成績不好這件事在學生階段一定是虧的,我也會覺得自己怎麼一直失敗。而認真面對人生其實是當兵的一個感悟,那時候是颱風天,軍營裡面遇到颱風天就要堆沙包,那時候有個軍官,以他的身分,他大可以直接命令我這個菜鳥去堆全部的沙包,但是他選擇跟我一起做,而且做得比我還要認真,在那一瞬間我就覺得不管你的資質怎樣,你面對的環境怎麼艱辛,只要認真面對就好。 人生本來就是起起伏伏,成績很現實的就是會影響接下來幾年的機會,但是開始上班後,這可以慢慢的補回來,甚至算是另一個RESET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