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17日 星期一

林宜敬(艾爾科技CEO)

訪問對象:林宜敬學長(B72)
訪問時間:2013年12月11日
訪問人員:張曜庭(b01902089)、鄭雅元(b01902103)
背景:布朗大學電腦科學博士學位。曾任美國IBM華生研究中心博士後研究員、華通電腦資訊工程部副理、趨勢科技新產品研發部協理、台北教育大學兼任助理教授。2002年創立艾爾科技公司,現擔任CEO。

Q:學長那時候就讀資工系的環境是?
我是1983年進台大資工系,當時台灣幾乎沒有很懂得寫程式的教授,因為那時軟體是一門很新的學問。而那時候台灣還很窮,到美國念書的學長大都還沒學成歸國,再來是資工系或電機系學長拿到博士後因為薪水差太多了,回台灣教書的意願不高。那時候系上的老師大部分是數學系和電機系的老師,數學系的老師只懂得教演算法,電機系的教授教一些電子電路方面的課程,但也不太會寫程式,所以當時我們上課都是自己在摸索。但是跟你們比起來比較有趣的是,資訊系是一門很新的科學,即使是很簡單的東西,別人都不知道,但是現在有些很難的東西,卻全世界都知道,所以就很累人。但是後來我去美國布朗大學念書,它是長春藤聯盟的學校,跟公立大學不一樣的地方是學校很注重教學,都是派很好的教授去上課,上了課後我才重新發現那些學問,像是資料結構,以前以為好像在學一些很無趣的東西,結果到美國以後,老師一講整個都活起來了,他就是讓你知道說在什麼樣的情況之下用什麼樣的資料結構,譬如說有一種data很少update很常查詢,該用甚麼?(Ans:arrary),所以data structure這門課重點在於遇到什麼樣的問題、在什麼樣的時候該用甚麼樣的資料結構。

Q:學長當時一周寫多久程式?
我在布朗大學的時候,一學期大概修四門課(八小時),那時候已經算是很多了,美國的學校上課的時間比較少,但作業比較多。像當時有一門Computer Graphics的課,學生一星期大概要花上40個小時寫程式,當然這樣的作業量算是比較極端的。我在台大資工系唸書的時候,數學程度是中上,寫程式的能力算是頂尖,但是到美國卻反過來,變成數學程度是頂尖,寫程式的能力只能算是中上。基本上,有一件事情你們必須知道,就是熱愛你的工作,人要成功,這是最重要的事情。我們以前念大學的時候覺得老師出的作業不夠多,我們還自己找題目寫,寫得很有趣,當然寫作業跟自己寫的感覺還是很不一樣的。

Q:在學校應該要學到什麼?
我們那個年代是因為修了一堆不知道為什麼要修的課,而我們真正跟Computer Science有關的課並不多,所以我們可以集中力氣在修那些課。而你們現在學那麼多東西,其實最重要的還是要學到那些課的內涵,例如資料結構就要學會甚麼時候用甚麼樣的Data Structure,這東西一旦懂了,其它很複雜的SortingAlgorithms就不是這麼重要了,因為以後寫Sorting的程式都是直接用library。再來有個很重要的的觀念是Black Box,也就是模組化的概念,程式內部或許寫得很複雜,但interface要做的簡單,讓使用者即使不知道內部運作方式也能使用,像我現在管理公司的也是要求Black Box,要工程師做到讓其他人很容易去使用他們寫的模組。反觀現在你們的教授和我們那時不同,大多為留美回國,他們在國外學了很多新知識,可能有很多想教給你們,或許會因此讓你們受不了,但最重要的還是要去思考這堂課的核心觀念是學到甚麼。

Q:在學校所學,和職場上實際所應用的有很大的差距嗎?
大學教的東西很多很複雜,出社會絕大部分都用不到,重要的還是把最基本的概念搞清楚,大學要學習去理解,學習如何學習,學習如何做事情,重要的是學東西的過程。知識本身不需要去背,學一個Data Structure、理解一個Algorithm,這些學習的過程本身是最重要的。 Q:當時畢業後的出路? 那時我們比你們更茫然,我們進大學的時候台灣還沒甚麼PC工業,畢業後也還是沒甚麼電子工業、軟體工業,大學學四年畢業後的唯一的工作機會是去IBM做業務人員,幫美國人賣電腦,所以那時候完全是茫然。但有一件事很重要「愛你喜歡做的事情」,當熱愛寫程式時,就算以後賺不到錢都很開心。可是人生很妙,如果真正熱愛一件事,一直去做的話,後來錢自然就來了,可能你們現在有來自父母賺錢上的壓力,但要記得工作愉快是最重要的。

Q:畢業後是如何規劃自己的人生?
我的經驗是人生沒辦法規劃,比較有辦法規劃通常是進學術界,可能成績很強念博士一路做研究最後當上教授,但通常是走上比較沒有那麼刺激的人生,而產業界,因為沒有人曉得產業界會發生甚麼事情,像這種機會就沒有辦法規劃,但機會來的時候,你必須是準備好的。 我當時也是不知道畢業後要做甚麼,我從小很聰明、功課很好,所有人都以為我會念到博士,所以我就莫名其妙出國念了個博士,而我對寫程式比較有興趣,不喜歡寫論文,而我那時快拿到博士學位時想說要不要以後當教授好了,但是又想到我不
喜歡寫論文,所以畢業以後就去IBMT. J. Watson Research Center,當初很高興想說可以做研究又可以和產業界有關係,可是進去以後發現一棟建築裡面幾百個人,九成是博士,而當時IBM薪水很高,很多不願意當教授的人都在那邊做研究,可是後來發現其實這不是我想要的,就決定往產業界發展,而後來IBM沒那麼賺錢了,就大舉裁撤那個研究中心的人力跟經費,我也很慶幸當時沒有留下來。 後來結婚了,我岳父是某上市電子公司的老闆,因此回台在硬體公司做了兩年,後來到趨勢科技,那時運氣很好遇到趨勢科技上市時Internet Bubble剛起來,所有人一夕暴富,錢就賺起來了,然而Internet Bubble在2001年破掉以後突然不知道人生要做甚麼,於是跟趨勢科技老闆說要留職停薪六個月,打算去環遊世界,但在留職停薪生效前,老婆懷孕了,她懷孕後我當然不能自己去環遊世界把老婆留在家裡,但留在家沒事做,就自己開始寫程式,當然我還是很喜歡寫程式的,於是那段時間我就寫了MyET的prototype,給親朋好友看後他們以為我要創業,就湊了錢投資我,後來想說有產品又有資金了那我乾脆就創業,但創業以後才知道很多事情都不懂,所以前幾年非常非常苦,不是辛苦,而是痛苦,因為我不知道怎麼賣東西,只會寫程式,所以後來就很惋嘆,自己學做sellers到處去推銷。這也是之所以說人生不能預期的原因。

Q:當時有想過找同學一起創業嗎?
以前趨勢的老闆跟我講過:創業的時候找同學是最沒有用的,因為找同學是給你壯膽,真正公司狀況不好的時候就鳥獸散了,一般來說是如此,當然也有例外。而講我的經驗,一開始找了一個不是資工系的同學,是做業務的,但後來發現說我們心裡投入的程度不一樣,可能因為是我找他的,他就當作是幫忙這樣。賺錢時大家都想當founder,賠錢時可能就散了。其實這也是個經驗,可能你們現在跟同學很要好,想說之後一起創業,但其實真的很不容易。 Q:寫MyET時有想過之後的發展嗎(跟空英之類的合作)? 出發點是幫助學英文,後面的發展當時其實都不曉得。我是認為創業沒辦法規劃、career也無法規劃,未來的變數太多,重要的還是機會來的時候要準備好,我們那時運氣很好,1990後期離開學校,Internet Bubble正要起來,但那之前沒學一身武藝的話也沒有用,學那些知識的時候也沒人知道未來是怎麼樣的,像email、browser開始普及之前也是沒有人知道這些東西,世界變化非常快,很多東西不能預期,但機會來時要懂得抓住。

Q: 有其他什麼想跟學弟妹說的話嗎?
根基要打好,像Black Box、Data Structure這些才是key point,念大學重要的是把這些觀念搞清楚,但真正要有深刻的體驗要做很多實作才會搞清楚,所以作業還是要認真做(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