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6日 星期六

李佳穎(B86, 迴想設計有限公司設計師暨創始人)

訪問者:顏子芸、陳郁文

1, 為什麼學姐會想跨領域到設計方面,有什麼契機嗎?

 我覺得我的跨領域是漸進式的趨近,其實花了很長的時間。所以我大略描述一下我的經歷供大家參考,也許大家遇到類似的人生情況有更好的做法也說不定。

 我高中時其實想唸音樂或建築,但我的家庭學校都是很保守的醫科至上,最後選擇資訊系已經是經過革命的結果。我並不討厭資訊系的課業,有的科目甚至是相當喜歡的,大學也就平順的唸到畢業出國。

 我在 USC 時跟了一位很棒的老師 Elaine Chew 做研究,她除了在音樂認知領域很強之外,本身也是鋼琴演奏家,簡直就是我當時的 role model。我們算是合作愉快,她也 offer 我 phd RD fellowship,但我非常猶豫,一直沒辦法下決定,因為我知道我不是 100% 喜歡 computer science,大概是個性問題吧,我知道如果要成為一生事業的話我沒辦法做到最好,這樣也很對不起她。那時也是她建議我不然看看 interaction design 這個領域,後來就發現 Interaction Design Institute Ivrea 這個在北義的英義混血學校,雖然新但看起來很厲害。後來順利申請上並拿到幾乎全獎 (95% scholarship) ,就決定去唸了。(當時也同時申請 RCA 不過學費實在太貴,就沒認真申請。)

 誰知道其實我是掉入一個夢幻地獄:環境老師都很夢幻,課業壓力是變態地獄,二年唸完大概老了五歲,比起來台大跟 USC 是二塊小蛋糕啊。不過走過這一回後覺得好像有開竅,可以真的轉行了。當然跟本科系比起來還是有很多基本技能要自己補完。

 畢業不久後剛好遇到和碩工業設計中心有意發展機電互動類的家居設計,就加入了。待了三年後離開,接下來幾個月試了一些不同面向的案子,後來剛好申請上中山創意基地的工作室進駐,就開始發展自己的設計方向,做了一些作品出國參展,得到不錯的反應,幾次後開始跟歐洲的品牌公司及藝廊合作,目前也就把重心放在這邊,一半時間做商業類的設計案,另一半做設計概念研究、設計藝術、裝置等等。

 2, 學姐跨到設計領域有沒有額外學習什麼課程?

 如 1. 多唸了一個碩士。在台大時還修了音樂學和英文小說,還有夏鑄九老師的建築通識課。在 USC 時去藝術學院修了認真的素描跟水彩。我從小就蠻會畫畫的但沒上過美術班,去修這些課同時也在驗証自己是不是真的有這些能力。(但後來發現畫畫跟設計還是差很遠啊…)

 3, 如何安排時間去學這些課?(系上課程跟跨領域學習的時間分配) 

 算一視同仁吧,需要花多少時間就花多少時間。在台大的時候我覺得系上課業還是很重要,沒想過要放掉,因為 GPA 爛掉好像會很不方便,像申請出國等等。

 4, 如果要面試設計公司,要如何準備作品集?

 其實可以把準備作品集當作是一個 design problem:以前設計論文寫作的老師說過一句話,entertain your readers,後來變成我準備各種文件的準則。當然他這邊不是說要讓你的讀者哈哈大笑,而是指站在讀者的立場,怎樣在表達想法之餘創造一個愉悅的閱讀經驗。

 5, 面對這些問題學姐如何克服和調適?

 花時間唸書寫程式。

 6, 學姐認為在資工系學習對現在最大的幫助是什麼?在什麼情況下跟別人會有什麼不同?

 跟科技結合的設計幾乎已經變成我和其他設計師不同之處了,如實體互動就會常常用到單晶片微處理器及感測器等,這些在大學時已接觸過就會比較容易上手。

 7, 資工與設計產業的結合將來可能有什麼樣的發展?

 這問題我沒有明確答案,可能性太多了。但我想資訊科技和設計已經變成很多其他產業的基本需求。如 mobile app、AR、VR 等等。

 8, 是否一定要讀研究所?請學姐說一下讀研究所和直接進職場各有什麼幫助和問題。

 我覺得答案因人而異,但我會問的是,唸了這個學位對於你人生的價值是什麼?
我沒有直接進職場的經驗,所以可能無法回答這個問題。但我覺得真的很看人的目標和際遇,很難一概而論,重要的是在每個遭遇中怎麼達成你的目標。也許可以找個 role model 來當參考,看看別人經歷的過程。

 9, 是否要在大學階段實習,可以去什麼單位?有什麼幫助?

 我是贊成實習的,多一點不同經驗是好事。如果可以去喜歡的單位當然是最好,不行的話就放開心胸,因為在哪都可以得到成長,也許和當初想像的不同也沒關係。

 10, 如果在學成績沒有很好,在面試公司時會遇到什麼問題?要如何應對?

 這我沒遇過,但我想誠實為上策吧。不過你們目前都還有機會把 GPA 弄好。或許成績沒有很好這件事是一個訊號 ,可以好好釐清一下原因出在哪。

 11, 對學弟妹的建議/其他


 找到最喜歡的方向,用最不取巧的方式前進。忘了在哪看過這句話,不過人生好像真的要這樣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