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17日 星期一

胡瑞柔(叡揚產品副總經理)

訪問對象:胡瑞柔學姊(台大第一屆)
訪問時間:20131231
訪問人員:陳思穎(b01902041) 謝競容(b01902079)
背景:叡揚產品國際事業處副總經理
Q:當初想選擇資訊系的原因?
A:我從小就想當一個發明家,高中畢業前老師建議試試保送師大數學系,回說想當發明家不想當老師。英文老師的先生任教中央數學系,師丈告訴我,台大資工第一年招生,是個很好而且很有前途的領域,也很合適我的興趣,因此很幸運的進了資工系,做了一輩子的資訊軟體人。資訊軟體服務業,還真是一個沒有工廠的工程領域,同時不需要開模就能做出客戶需要的系統;不止合乎我當發明家的志向,同時兼顧我愛護地球的心願。


Q:在求學過程中有遇到什麼困難嗎?
A:我們是第一屆,沒有學長姐,全原文教科書是第一個要面對挑戰,不過這倒不是最大的挑戰。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應該是搶電腦打卡機來寫程式。當時要用打卡機將程式打在卡片,一絡卡片送進機房跑批次作業,可能要等到隔天才有結果印在一份報表上。那時候資源很少,打卡機是共用的機器,每次到了要交程式的時候,大家都要排隊輪流使用。所以只要稍微改了一下程式,重新把卡片抽出來,重新排隊打洞,重新排隊編譯,重新等機器跑完,可能要等到明天或什麼時候,才可以去拿報表看程式是否正確執行。所以您可以想像一下,我們那時候拿到的可能送進去是一絡的卡片,拿出來是一絡的報表紙。剛開始,急性子的我總是急的寫完程式、打完卡趕快送去機房執行,希望趕快看到結果。但往往都是欲速則不達,後來也就養成先想清楚,分析好再開工的好習慣。
以前的debugging真的是用眼睛一行一行地看,同學們常常互相幫忙、互相討論,養成與人共好的互助習慣。現在在軟體工程上,有一種 Agile Developing 的方法,就是兩個人一個 team,互相看彼此的程式和討論Algorithm,如果學校可以implement,我覺得會有幫忙。
Q:你覺得一定要念研究所嗎?
A:如果你說我當初畢業有沒有想念研究所,其實是有的。畢業當時,剛好台北榮總的資訊中心,要引進 IBM 系統,開發建置一個以病人為核心的醫療照護系統,當時我覺得這機會不錯,能夠從無到有建構一個大型系統,就先到榮總上班。去工作以後,發現職場上的樂趣跟讀書樂趣不太一樣,一直有新的系統開發上線,然後也有新的挑戰新的系統持續要開發,對我這個好奇寶寶來說,還蠻喜歡接受這樣的新思維新刺激,也喜歡動手做真槍實戰的真實感及成就感,所以研究所這件事情可能就暫時被擱置了!

你問我說現在要不要念研究所,我覺得在台灣的壓力底下,可能很多家長會期望小孩去念研究所;可是我在職場上帶過這麼多同仁,從四五年級生到八年級生,這一路下來,看到如果工作是合乎興趣的是多麼重要的事,這會讓人工作生活兩得意。因此,我都跟我小孩說要先找到自己的興趣再去進修。不過,台灣的體制跟風氣卻是一畢業就馬上直升研究所,可是這真的是好的嗎? 職場上,也看到很多人一路資訊科系上來,卻失去對寫程式的興趣或是壓根就失去了對於軟體的熱誠,就我看來實在很可惜。這些人可能真的要踏入職場,實際工作,才會知道什麼是自己想要的! 台灣的大學應該要讓學生們更多樣化一點,多鼓勵從事捍所學相關的工讀機會,或先工作找到有興趣的職業生涯方向,再針對有需要有興趣的主題,到研究所做一進一步研究,這樣您的研究甚至可以在未來工作領域發光發熱。資工需要學習很多基礎的理論,工作上又要整合跟其他複雜應用領域整合,所以我覺得資工人如果未來工作上有需要又有興趣念研究所,是一個不錯的方向。可是,畢竟資工還是工程學系,工程學系就是一個需要動手的,一層一層堆積的架構概念更要多一點實務經驗,先有一些實務經驗也很不錯。

是不是一定要念研究所,我的答案是不一定,可能整個大氛圍底下,參考投資報酬率自己去做評估,最重要的是要找到自己真正興趣的專業領域。資訊工程和電腦科學是一個複雜的專業科系,以我們公司例,我們有各式各樣不同職能不同專業的同事,也許你在學校時或現在覺得對資工沒興趣,可是當你到軟體公司以後你就會在分工的某個領域有興趣。是不是一定要念研究所,是要看個人志願及方向,要自己去評估分析,沒有人可以替你決定未來,再加上全世界的競爭已經越來越白熱化,人才流動也不會受限在國內,真的要自己好好思量想要怎樣的未來,才不會事後後悔。

Q:你覺得台大資工教給你最重要的東西是什麼?
A:勇於挑戰嘗試創新。以忘往我們沒有像現在這麼方便的internet,我記的得圖書館學是必修的,就是教你去找到資訊的能力。資訊工程這個領域是龐大的、是複雜的,應用領域是廣的,那時候資工系真的很新,有些資料學校沒有,必須往外去找,常常跑許多個圖書館如中研院等。往外去找資料的同時也擴充了自己的視野在我們那個時候,台大的學生,是有一種對自我是有信心的特別氣質,覺得自己可以做很多的事情,那個氛圍教給我們的是信心、勇於突破、獨立開創自己的夢想跟未來。
那四年,對我的訓練就是,不害怕去開創一個前面沒有人做過的事情,就是對任何事情,自己有自己的判斷基礎,知道從哪裡開始去做,不會害怕去接受一個新任務,不害怕去探究一個新領域。這對我後來工作上,不管是業務面的、技術的、或者是不同的行業別的專業,都會有一定的判斷基礎,先分析現在有什麼資源,缺什麼,可以去問誰什麼事情,如何一步步來完成事情。
現在你們的環境,找資料極為方便,應該可以更要鼓勵自己面對挑戰和創新。然後,建議要多和老師們互動,我相信台大資工的老師絕對專業對教學都非常有熱誠的,除了對你的問題的解答外,你可以從老師身上學習到的更多,譬如老師回答你問題的熱誠、或是他怎麼來問你問題引導您思考。IT 的領域,或者是軟體工程,其實很好玩,一直在創新,源源不斷的有很多新技術推出,對我來講從大學時代訓練就是的碰到新事情不害怕,敢於接受挑戰勇於創新,讓我職業生涯對我實在受益良多。

Q:你覺得學生階段最重要的事是什麼?
A:當個學生,我認為學業功課還是最重要的,那是基本責任。如果,畢竟大學是職場前哨戰怎樣把基礎打好非常重要四年過得很快但是如果你有花心思投入學習當然我不是單指狹義的期中期末考譬如可以把握暑期打工去你想要投入的職場先見習了解實際運作規模現在很多人都會說台灣職場沒有前途年輕人很辛苦但是如果把台灣的學生跟大陸或是歐美比較,我相信我們是有潛力,但是還有更多空間可以努力發展。那你功課沒有花時間去應付,你絕對不會有一個好的成果,所以就不會太enjoy您的大學生活。
然後,讓自己參加有興趣的社團,他幫您排好活動排好時間,靠社團可以讓大學的學習生活與其他社交活動較平衡。人際關係上,我覺得就是更開放,多和不同科系的同學接觸互動。但是,要注意時間安排,生活要正常,要睡飽吃足,才會身體好精神好。以前我住宿舍,會宵禁,時間到一定要睡覺,所以沒做完的功課你就得要早起,現在好像就很自由,但就要有好的自我規範。
很多人會遇到不錯的異性朋友,我覺得也是滿不錯的,因為其實在學校裡面,都還是維持真實的自我,如果你在學生時代就可以一起成長大、互相了解,未來一輩子相扶持,那是非常幸福的。

Q:你可以介紹一下你現在的工作內容嗎?
A:叡揚資訊是以企業管理的資訊服務主要業務,主要客戶包括銀行、公家單位、醫院和大型企業;我們有自由品牌的軟體產品,也外銷到國外。同時也是雲端服務的領導廠商。目前同事有約 400 多人,除了台北,還有高雄和上海辦公室。我目前的工作時雲端事業處的副總,對於工作,我覺得合乎我從小希望當一個發明家的願望,就是把沒有的東西開發出來給客戶使用(像是Vitals/KM 或是雲端服務 Vis-a-Vis, VIdegree)。在台灣大部分人都覺得資訊產業或者是ICT產業都是製造業,其實軟體這個行業比較偏服務業。其實,在國外的ICT的投入,軟體跟服務占很大一塊,尤其是服務這一塊IBM現在就是靠服務為主要獲利來源。
我的主要工作是帶領團隊成員們製定策略、一起完成規劃的目標。組織有行銷團隊、業務團隊、服務和開發團隊,還有一組人是做互動設計。有一些人的背景是資工,有一些是藝術設計,有一些是管理背景。仔細一點說,我的工作就是帶領這麼多不同領域的專業人士,在公司既定的策略底下,我們自己會規劃今年研究發展方向、營收多少、盈餘多少、要增加多少人等。目標的達成,除了賺錢外還要把自己的體質往上提升,所以我大部分的時間,在跟不同團隊的人開會,或者做整合會議,我也有很多時間去拜訪客戶,了解市場,也花時間研究國際市場和做趨勢分析。
要把台灣的軟體業做大,面臨幾個問題,第一個就是“人才”;有趣的是,台灣的年輕人找工作會問家長,而家長比較熟悉股票看板上的公司,就會比較偏硬體製造。我們希望年輕人了解軟體產業的重要性,能夠加入軟體產業。我覺得這個產業如果要好,首要就是把產業變健康,要變健康一定要自己夠強,自己的東西讓別人看的見,有生意的時候可以很快交付,而且要有好品質。對我的工作來講,除了公司內部團隊的帶領,還有一個就是希望整個國內對軟體產業更清楚,所以也花時間到學校去演講和年輕人互動,到相關的座談會去聽聽別人的建議,或發表自己的想法,也會出差國外談生意或是參加活動。希望未來台灣的軟體產業能跟上先進的美國和日本,軟體加上服務能占 ICT 70% 以上。更希望學弟妹也能加入軟體行業一起來開創軟體產業的大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