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7日 星期日

蔡明亨學長(B95)

訪問對象 蔡明亨學長(B95)
訪問時間 201349
訪問人員 盧昱辰(b98902105)、李倫範(b97902121)

背景:大學畢業後在美國念phD,念了一年後放棄phDgoogle工作

Q:請問學長當初想選擇資訊系的原因是?
A:指考分數剛好考上。

Q:就讀資訊系之後感覺如何,學長認為這個科系適合自己嗎?
A:我覺得資訊系還蠻好的,我們比較自由、很有創意。課程方面的話,我們那個時候沒有特別好,要修很多雜七雜八的課,聽說後來有consolidate,就是把課程集中起來,感覺應該會比較好,不過也沒有真的上過後來的課程,不確定是怎樣。像在國外都是學分比較少,課程比較難、比較集中,注重基礎。

Q:學長念台大資訊的時候會翹課嗎?
A:哈哈,我其實很少上課,外務蠻多的,當時也覺得說有些課上了並不是那麼有用。因為很多課我覺得上太慢了,自己念會比較快。內容的話大部分都還OK,但是課務改革之前,很多課的內容是重複的,像是組語跟計結,就有很多內容都一樣。之後有改革應該是有比較好。

Q:我知道學長有輔數學系,學長認為這對你後來的求學或是工作有幫助嗎?
A我覺得蠻有幫助的,輔數學系可以學到一種數學系的思考模式,事情會想得很嚴謹,跟我的工作性質也有關。我會覺得這有點像內功心法,會了一些基礎招術以後,學很多東西都很快。我工作上除了各種CS問題還有遇過各種物理模擬、測量、或是最佳化問題。大部分的東西用的數學難度都不超過高等數學,像是高等微積分、 PDE這些東西的範疇,所以學過高等數學,我認為現在世界上在用的數學幾乎都有辦法很快懂。
Q:學長曾經到西門子intern,你會建議學弟妹去intern嗎?
A:我覺得intern很好阿,我絕對會鼓勵intern,但是我鼓勵的是學很多不同的東西,而不是intern本身,現在國內外都有很多intern機會,可是如果你覺得學不到什麼東西,那就不要去,例如在國外,很多人每天都在intern,但都沒什麼在做事。但是在台灣很多人好像都想說暑假就是要玩,有點lazy,所以如果在台灣的話我會推薦去intern。我在台大的時候大家好像都比較被動,學校也不太會promote一些機會,我是覺得都可以先去interview看看,最後再決定要不要去。

Q:請問學長是什麼時候開始有出國的想法?在出國前做了哪些準備?
A:其實很晚,是在西門子intern以後,那個時候已經大四下了,其實還蠻趕的。那個時候我在台灣其實是在做start up,也是想說要不要繼續start up,但是出國以後,就覺得這個世界完全不一樣,如果是intern有機會去國外,我覺得很建議去看看,不管是什麼地方,跟自己熟悉的台灣不一樣,通常可以學到不少東西。去西門子算是我人生的轉捩點,那個時候我就比較厚臉皮,西門子在Princeton附近,我就寄信給老師說我要去聽課,其實這樣是不行的,因為他們學費很貴,去聽感覺就賺到了。結果那裏的教授同意讓我去旁聽,聽了就很震撼,怎麼可以教得那麼好,我就覺得這是一個很適合學東西的地方。美國工作環境感覺也很好,做software在美國的環境很好。雖然沒在台灣做過什麼工作也不太能比較,只待過start up,就是小公司,不知道大公司是怎樣,不過目前聽起來似乎是沒有很好。

Q:我記得學長是大學畢業就直接申請國外phD了,怎麼可以那麼快的準備好?
A:這個故事很慘,我托福考了五次,我其實是邊intern邊準備,因為才上了兩堂課就覺得我一定要出國念書了。準備的話主要就是在英文真的要準備好,然後要寫SOPresume,成績可能也要好一點啦,不過這是要從大一就要有維持好。我覺得成績至少要好到不要被系辦丟掉,我自己有在那邊看過,可能某些phD學生要幫老師挑學生的時候,一開始可能就是會用GPA刪,我是不會啦,但是我知道很多人會,例如可能先托福100分以下丟掉,接著GPA 3.9以下丟掉,再看publication
Q:剛..剛剛是說3.9
A:沒有啦,只是個例子。不過如果要講個大概的數字,可能要有A- 也就是3.7以上,但這只是我聽到很片面的消息,不同的Ms/PhD program或是不同人審查等等也可能會差很多。

Q:出國的目的是研究 or 想在美國工作?
A:我是想做研究,我對做研究很有興趣,當然又受到林智仁老師啟蒙,覺得做研究實在太酷了。

Q:沒念碩班就直接申請ph.D有什麼好處跟壞處?
A:其實我也不知道。不過以我個人審資料的觀點來看,念under如果你有publication是很impressive的事情,所以有publicationunder可能比較有機會進去,只要你GPA有過線。然後就是他們可能會覺得under比較好培養,沒有固定的思考框架,比較flexible,通常如果是碩班,他們可能第一件事就是看你的畢業論文,例如你的畢業論文是image processing某個方面的研究,那他們可能就會給你貼個標籤,你就是image processing某個A方法的人。我覺得那是很難避免的。但如果你就是很喜歡做這個,那這也就不算是什麼缺點,這樣就可能只有做這個的人會來找你,大家就都不用浪費時間。
Q:學長以前是待在林智仁教授的實驗室,出國仍然是繼續作ML方面的研究嗎?
A:我出國做得其實很應用啦。我們那個實驗室其實比較沒怎麼再做研究,這幾年有很多ML的應用,那個老師就想做這些應用,這也是收我的原因。如果你是在應用實驗室,那就一定要做那些應用,因為那是他們的funding來源,常常就會沒有那麼machine learning,然後可能會覺得沒有那麼有趣。在林老師那邊就比較solid,比較底層,跟現在很不一樣,當然應用也是算machine learning的研究,但跟以前其實不太一樣。

Q 學長覺得在國外求學最辛苦的地方是什麼?
A:文化差很多,還有當時英文的部分比較困難。吃的部分也困難的。

Q:你會推薦學弟學妹出國唸書嗎?
A:推薦,超推薦。

Q:是因為那邊上課感覺比較好嗎?
A:我有跟一些人討論過,然後我想有些事情是在台大沒辦法做得到。在國外大部分的課是100分鐘,中間會有short break或沒有,所以這是在台大算是兩節課,一星期上兩次,每次上三節課。在國外上課,每次都很intense,你可能剛坐下來五分鐘以後,就要開始狂抄筆記到最後,回去還要讀筆記,通常國外作業是weekly bi-weekly,這部分在台灣就蠻少的。我想在台灣weekly就不可能,是因為TA薪水就太低了。但是國外基本上就是這樣的架構,課堂緊緊連著作業,然後再連著課堂,這樣全部都扣在一起,這樣就真的學得到東西,非常扎實。

Q:所以學長是覺得台灣教太慢,這樣嗎?
A:對,我覺得台灣會有點鬆散。但是我覺得作業這架構方面,就很明顯不可能了。我也不想虐待台大TA,我也覺得台大TA工時很長薪水很少,但是我當TA是很爽,當年我當微積分時,老師很好,所以我很開心。總之我覺得大部分的課就不能那樣搞,就作業不能出很難,因為這樣TA會很痛苦

Q:學長念PhD年一年多,但有何理由放棄?是因為找到工作?
A:那時有點冒險,我想放棄的時候,其實還沒找到工作,但是就不想繼續待了。會離開是因為,第一覺得那個lab沒有適合我的研究領域,另外一個跟那lab沒有關係,是我覺得學術界是有點腐敗,雖然也不是大家都這樣,但還是很多學術的paper都為了把結果做得很好看,他會把某一些地方隱藏起來,然後很多東西reproduce不出來,這些我沒有很喜歡。有時候因為要趕deadline,我們曾經趕一篇paper,從有idea到做完之後花兩個禮拜。這種做法,其實你一定會有很多地方是漏掉的,可能有些地方你也不清楚到底對不對,但是結果跑出來不錯你就把結果貼上去,這樣的paper文化可能造成,你東西不是這麼的solid,所以這是我沒有很喜歡的地方。我覺得我是工程師,我會想說我要做個超酷的東西出來。然後這東西,比如說是libSVM,有發了paper,別人看paper可以知道libSVM是怎麼做的,然後下載回來也覺得很好用,我期望的是這種感覺。我覺得當時我念的PhD program無法給我這種感覺。後來就決定去Google

Q:在Google工作感覺如何?
A:很喜歡,我覺得Google很自由,尤其是自己想要甚麼工作。那就是跟自己的product有關就好。我覺得我很喜歡Google的原因是他有個「20 percent project」,可以做些自己喜歡做的事,只要跟公司的大方向一樣就好。GoogleGoogle的好處,學術界有學術界的好處。那我覺得Google好處就是,我覺得Google聰明人很多,然後你做的東西很會有影響力。那這個壓力當然會很大,因為可能寫出一行code就有很多人會受影響。

Q:工作內容是什麼,也是作研究嗎?
A:我們在公司主要還是要做product,要把東西寫出來,但我們還是要去研究像某些東西出現某些數字是為什麼,然後要去做實驗,這是比較像在研究的部分。

Q:在學長的PTT2個版看到Google工時也好長,美國CS領域的工作普遍也都這樣嗎?
A:其實工作時間要長要短都可以,是責任制,我也有看過有人很早就回家,但是你如果delay的話別人會不爽。我是給自己設定一個目標,努力把它做完才會下班。在Google常常會做到89小時,有些人做10小時也滿正常的。其它我知道的像是Facebook工時就很長,oracle或是Microsoft就比較悠閒。

Q:多久會回台灣一次?
A:半年回台灣一次,念書的時候是一年回台灣一次,因為現在比較有錢XD


Q:有什麼做過什麼讓自己後悔的決定嗎?
A:我覺得,你也不知道作了一個決定之後,到底後果會怎麼樣,所以沒什麼好後悔的。但我覺得比較可惜的是,大學的時候跟同學比較沒有connected,也沒去參加資訊之夜之類的活動。Staying connected is kind of important in various places

Q:有其他什麼想跟學弟妹說的話嗎?
A:我會鼓勵說,不管你想做什麼,就一定要去做。雖然你的實現夢想的路上,可能有很多人會跟你說那不可行,可能是教授、朋友或是父母,但要我覺得還是要繼續走下去,每個人的狀況都不一樣,別人失敗了你也不一定會失敗。不管有什麼想法就去實行,這樣才不會後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