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11日 星期三

李元翔(B90/R94/網管/計概助教/OOP助教, 外商公司工程師)

李元翔
(曾任系上網管,計概&OOP助教,現在外商公司任職)
訪問對象:李元翔
訪問時間:2011年12月1日 下午7:30
訪問人員:B98902025鄭維、B98902059王映萱

0 . 前言
學長畢業、申請上研究所後保留學籍先去當兵,役期服滿後念資工所碩士班,
並於98學年度擔任系上網管助教,計概&OOP助教,接下來進外商公司工作,
目前主要的工作內容和研究領域以AP為主。

1 . 學長是從以前就對C S這個領域有興趣嗎?
與其說有興趣不如說對打電動有興趣吧。那時後是第一屆申請入學,
台大只允許申請一個科系,自己又是不太認真的參加,沒有考慮申請電機系這個第一志願,
就隨興的填系上囉。當時也有申請交大和清大。

//Q:那你有打算考聯考嗎?

你知道的,人是有惰性的,一申請上就不想動了,所以後來就來資工系了。
其實會填資工系某一部分也是因為自己的興趣啦!
以前有接觸過一些CS領域的東西,可是真的幾乎都是玩票性質的。

//Q:所以你高中有在coding囉?

其實高中幾乎沒有coding。反而是小時候我爸看我一直在玩電動,於是請當軟體
工程師的鄰居來教我一些電腦知識。那時候老師問我:是想學怎麼用電腦還是寫
程式?因為接觸過很多小遊戲,想知道怎麼產生這些遊戲,最後就回答說想學怎
麼寫程式。

//Q:你該不會小學還是國中就寫了一個小遊戲吧?

大概是在國中吧,與其說是我寫的不如說是老師帶我寫的,很大一部分都是
sample code,老師一步步帶著我操作,我就依樣畫葫蘆,去模仿那些code來寫出
自己的遊戲。所以其實我自己不是真的會寫那麼多東西,不過老師讓我知道電腦
程式大概可以做到什麼程度,然後我大概看得懂程式碼的邏輯和概念。
我們現在當然都看得懂程式碼在幹嘛,但其實很多不是CS領域的人可能就不太
能接受迴圈和sequential的概念。所以先碰到這些東西對我來說是好的,至少以後
再碰到這些東西就不會排斥概念。
就因為以前對程式稍微接觸過,而大學申請的時候就覺得:也不要申請一個太沒
有興趣的科系,說實話其實當時也不知道念資工系出去能不能當飯吃,很多人是
志願到哪就到哪, 也沒有想過出來要幹嘛。我也不例外,就這樣進來了。


2 . 翔哥你覺得以前在學的哪一科對你的幫助最大?
其實我覺得蠻多門課都還蠻重要的,不見得是在課堂上面,就像現在劉邦鋒老師
會鼓勵大家寫ACM一樣(以前的傅老師也會)。雖然這些都只是很基本的coding
能力,但如果沒有這種基礎到後面就很多事都不能做。所以我覺得這些課對我幫
助都很大。
接下來就是所有有project的課,沒有特定說是哪一門,因為很多門課都有project,
系上的課只要你肯用心去做project,你一定可以學到很多東西。
比較特別一點的就是實驗課啦,我那時候是修微算機跟CNL,會特別提這兩個是
因為我爸是念電子的,小時候我爸就買那種「兒童電路板」讓我組裝著玩,所以
我很喜歡這類東西。

//Q:那你怎麼沒去電機系啊?

其實我沒有感覺自己特別喜歡電機,我不知道你們現在還有沒有,其實像是PLA
那些東西啊,裡面就可以寫很多小程式。
在微算機那門課中用8051去控制周邊,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在上面,
雖然做出來的東西真的是上一個世代的產品,而且是已經既有的東西,但我們還
是玩得很開心,也因此我蠻確定自己的個性是比較想接觸有實體的東西。所以你
看我現在的工作還是要碰硬體,桌上都是電路板(笑)。
也因為這樣,我自己知道:自己不是想要弄純軟體的東西。在硬體的世界裡面很
多東西會複雜化,有些和軟體不全然一樣的東西,可能我以前喜歡電路板吧,所
以到現在對硬體都還是蠻有興趣的。
不過大學的時候,我也不是都知道自己該修什麼,就東修一點西修一點吧。

//Q:翔哥你有沒有建議我們在大學的時候修哪些課?

你現在問我其實我已經不太確定哪些課有沒有開了,不過ML蠻值得上的,裡面
學的有很多東西和領域以後都用的到。CG的課我覺得可以去試試看,現在好像
難度沒有那麼高了,
系上的課還是有分很多領域啦,我是覺得你們可以去修一些不同領域的課程,
不見得要修但至少要去旁聽,知道那個領域在幹嘛,聽個前兩個禮拜,知道大概
會教些什麼,有興趣就修吧。
至於外系的課,我是覺得心有餘力就修啦!台大是一個很健全的大學,只要你想
修的課,幾乎都有系所在開。
語言類的課台大教得不錯,財經類的可以去修一些,我自己那時候沒有特別去修,
但事後回來看覺得應該去修一個。

//Q:所以你真的覺得他會對你的理財有幫助?

不見得是理財,而是概念。有時候你會對經濟和相關的一些東西完全沒有概念,
不知道他是怎麼運作的,所以我覺得其實那種課去聽一聽,可以學到一些東西。

//Q:那通識課呢?

我覺得台大很多通識課其實沒有教太深, 很多課大家去就只是混個學分求畢業,
聽完就忘記了,這樣蠻可惜的。
我覺得系選修課聽一聽可以學到蠻多東西,如果通識沒有通識的效果的話,那把
選修當通識應該會好很多。


3 . 翔哥你大學畢業的時候有沒有想過要念研究所或出國念書?
我跑去當兵了啊(笑)!當時有考慮過要不要出去唸書啦,但最重要的理由其實是:
我當下不清楚我到底想幹嘛!想當工程師嗎?還是去補習班當老師之類的?因
為當下我連我想幹什麼都不確定,所以去國外就…先不考慮。
在高中以前,念書都是大家叫你念你就念,到大學你有權力決定你要不要繼續念,
到大四的時候就真的會覺得說:我真的想念嗎?你會開始有這樣的疑惑,我不確
定這到底是不是我要的。因為研究所申請是能保留的,所以我就先當兵。

//Q:翔哥那你當完兵之後,你怎麼會想當助教?

一部分是因為我那時候研究所的研究案還沒結束掉,研究案跟學年度不會剛好一
致,所以許永真老師就問我要不要留下來當個助教或助理,因為老師也知道我蠻
喜歡當當助教、騙騙學弟妹這樣(笑)。考慮到自己蠻喜歡和學生互動的,系上助
教其實有蠻多事情可以做的,所以就想說留下來看看這到底是不是我想要的東西,
當然也因為我還在想自己要幹嘛啦。

//Q:所以你最後怎麼會想出來找工作?

助教畢竟只是暫時性的工作,不可能一輩子當助教的。二十幾歲的時候還可以和
你們在那邊嘻嘻哈哈,但是等到我三十幾歲的時候,可能就不是這個樣子了。
十八歲的大學生會想理三十幾歲的歐吉桑嘛?
助教有一個缺點,就是他的年度是跟學生一起的,所以你會遇到大家的畢業求職潮,
不過好處就是因為你不用準備論文,所以人家在水深火熱的時候可以先去面
試,至於面試,其實我沒有聊很多家,國內的公司有一兩家,Startup有大概一兩家。

//Q:所以你一開始就決定好要去哪幾家了?

那時候大部分是以 1.有朋友在裡面 2.自己對工作內容會有興趣的為主,而不是
去看公司的名氣。
我覺得工作是一份會花掉你生命中很多時間的大事,所以雖然不見得要找你最愛
最想做的,但至少要是你不討厭的事,不然會很痛苦呢!


4 . 對未來人生的規劃或想法
我覺得現在的工作是做一個興趣,我沒有覺得做份工作就一定要做一輩子,
我會邊做邊看有沒有其他想做的東西或我有興趣的東西,來間小公司其實有它的
好處,你可以知道公司內部是怎麼運作、流程是怎麼跑的,產品出來前要經過那
些部門……等。至於未來啊,我覺得就隨緣吧。
系上學生找份糊口工作不難,只是要或不要的問題。我是覺得自己現在比較喜歡
有挑戰性和步調比較快的公司,不太考慮像公務員那樣的公司或環境,因為感覺
上那個環境和步調就是比較慢、拖,我喜歡一開始很緊湊接下來很悠哉,「休息
就是休息,工作就是工作!」,不要把工作拖到十倍長的時間。
像我們公司只要事情做完了,下禮拜就可以休假,多請一天假也沒關係。
這樣比較快樂、能有自己的時間。我沒辦法接受:“工作就是去幫別人賣命”這
樣的說法 。如果大家都為了一年多少錢而願意去賣命,那風氣就降不下來,我
覺得實在沒有必要為了錢把健康賠進去。

5 . 翔哥你對現在的工作內容還有公司跟相關產業的看法
我現在在做的東西簡單講就是無線網路基地台(AP)。

//Q:你不是在做助教的時候就在弄AP嘛?

其實系上無線網路那個時候很糟。
當網管時就覺得:系上大概有十幾台AP,我要一台一台去設他,如果今天真的
出了什麼問題,是可以用些script去把一些資料撈回來,但最終如果真的要做什麼
事情,除非你要再寫一些script去控制,不然真的很麻煩。
早期設計又趕不上變化,自己的瞭解也沒不夠深入,就覺得無線網路怎麼可以這
麼麻煩。因為無線網路不熟,有些東西真的是去了再學。
在部隊裡面雖然有當過管過機房,也學到過一些東西,但真的上陣了才知道還是
不夠用啦。
面試的時候剛好聊到現在工作就是在做AP上面中控的系統,它可以幫忙去把設
定檔給AP,告訴AP他該做些什麼,例如:這邊有個訪客,要不要讓他通行?他
只能在哪些網域逛?等等事情就可以透過controller去處理。
那時候當網管的時候就覺得這種設計很棒,可是當時系上有去問過這樣的solution
要多少錢,結果真的是相當昂貴。後來剛好現在這個team的主管是系上的學長,
聊一聊覺得似乎挺有趣的,就抱著玩一玩、看一看的心態來了。
我覺得以前就AP上面來講,純粹是做使用者上來後該做什麼事;現在是從企業
或機構的角度及需求來看,特別是現在無線網路越來越多的情況下,你要怎樣提
供能滿足他們的需求的解決方案? 因為自己當過助教,所以知道大概會有哪些需求。

//Q:所以你是抱持著繼續研究的精神嗎?

也不完全是啦。我只是不想要去一家公司做一個虛無飄渺的東西,不想做不知道
能幹嘛的東西或研究,因為無線網路的問題蠻實際的,也是大家都看的到的,而
且那時候覺得系上網路很麻煩,就想說不然寫一套放系上好了(笑)。

//Q:翔哥你快來拯救大家啊啊啊啊啊! ! ! !

下次我們老闆去的時候你可以問問看他可不可以贊助我們系上的網路啊。
大概是這個樣子啦,我覺得說與其用說的不如用看的(拿出手機demo)。

//Q:所以你可以用手機直接做監控?

可以啊!他有一個樓層平面圖就是你AP放在哪裡,因為AP不見時圖示會不一樣,
所以你可以看哪個AP出了問題斷線了。現在顯示的是目前所有有在跑的AP,我
們公司網路的部分目前有10台,因為幾乎所有公司電腦都是無線上網的,像現在
快下班了,目前有10台AP 、13個人在裡面。

//Q:如果你按一下restart就大家都斷了?

不會啦,會漫遊到別台。譬如你可以看哪台的loading比較重、usage分布、最active
的是哪台機器啦、連上來的訊號品質如何……之類的。
這只是一部份,不過大概是這樣子,我們也可以指定哪個client只能連到哪個AP
上面,或是要不要block他?給他多少頻寬?等等的事情,其實這在系上應該就派
得上用場了,可以看哪個訪客上來、什麼時候上來、用了多久之類的,就可以因
此做不同的設定。
當然還有一些要做的功能,像是公司裡面還有哪些不在我們controller管轄裡的AP,
但我們在air裡面有聽到的,如 Free Taipei Wifi之類的,某個角度說來都算干擾,
這樣你就知道有什麼在干擾你的機器之類的。

//Q:所以你們公司主要在做這個?

這只是一部份,是我們這組在做的,像剛剛講的還有IP Cam、IP Phone,也有做
outdoor solution。Outdoor產品國外有不少使用者,兩個無線端點相距可以數十甚
至上百公里,是我們公司元老級產品。你可以這樣想:對一間公司來說,有了大
水管在那邊的時候才能考慮延伸其他的網路應用。對使用者來講,他根本沒有足
夠個頻寬,那要怎麼看IP Camera的影像?沒有低延遲的網路IP Phone要怎麼打?
現在我們有基本的水管了,正開始慢慢做其他的東西。

6 . 如果可以重讀一次大學 你最想做哪些事情?
大學有些時候人比較不成熟,不管是學業或人際上,有些事情現在回頭去看會覺
得應該可以處理得更好,但也不能多說什麼,因為當下你就是幼稚鬼。

//Q:你會不會鼓勵自己的小孩或晚輩就讀資工系?

不會。現在沒有小孩,不過幾年後就不知道了。現在想法上是覺得讓小孩選擇他
自己想做的、想念的,不要幫他負責,他要自己會對自己的決定負責。
小孩想要的東西要他自己去思考。只有他想決定了而且需要幫助的時候,再去幫
忙,不然做的成功是他的,做的失敗是你的,沒什麼意義阿。不過我看到很多人
在這個年紀是這個想法,到後來就又管很多了。

7 . 翔哥你的夢想是什麼?
說實話,我的野心隨著年紀增加而減小,小時候可能想當個太空人、做台太空梭
出來,現在只希望系統可以做出來不要有bug、每台station連上來都可以很順暢的
streaming就好了。

//Q:也太渺小了吧!

與其說是渺小,說好聽點就是小事情裡面也有大學問。有些事情以前看起來覺得
很簡單,後來會發現你把小東西做好也不容易。

8 . 翔哥你有沒有想過你在幾歲前要退休
我不確定是幾歲,但是我希望我退休的時候我還是玩得動的、我還可以有力氣去
過我的退休生活。其實也不見得需要真正的退休,像我的工作、我們公司的休假
制度、上下班時間都很OK,所以我有很多時間做我想做的事情,
因此就比較不會覺得說:「我一定要幾歲前賺到一定的錢再退休」之類的。
而且現在做的是自己有興趣的東西,更不會去想說我一定要很早退休,
可是當然還是會以自己不要有經濟上的壓力為主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