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31日 星期五

易文韜(Microsoft)

好,那我們現在開始訪談,首先我們要先謝謝scott學長。
你知道我中文名字嗎?學長中文名字易文韜
同屆有robin

你在大學時期有做過什麼厲害的project?
嚴格來講並沒有,除了系上的project外,老實說沒有什麼了不起的,現在想起來有做過比較大的project只有大三的時候買了很多IC零件,然後要自己兜出一個CPU。不知道你們現在還有沒有這樣的東西?學弟表示:「我們現在已經有FPGA了。」

生涯選擇
1.       學長當初選擇資訊系的原因?
      我覺得我自己比較不一樣的是,我比較幸運,我很早就發掘我對computer science的興趣,像我在高中的時候就已經在和資訊有關的社團,所以在高中的時候就開始接觸資訊相關的領域。進來台大資訊系的原因就是台大資工剛好符合我的興趣。(當然也是聯考成績剛好。)
2.       Ph.D前有經歷什麼選擇的過程嗎?
      我那個時候也是一邊走一邊想,所以大學那個時候在想我要直接申請國外研究所呢?還是在國內先待兩年?我那時的想法是比較保守,我認為我直接申請不是那麼有把握,因為申請的時候只有看大一大二大三的成績,大四的成績那時候還沒出來,那時的總GPA看起來沒那麼高,我其實有一點擔心,所以我後來還是決定留下來念兩年研究所,又當了兩年兵再出去。我知道我是想出去看,但是我沒有把計畫規畫得很完整。
3.       有曾經考慮過教職嗎?
      教職其實我有稍為考慮過,但是沒有特別認真的考慮。因為我還蠻喜歡帶實習生做研究,但我對教學沒有特別的熱誠,諸如在大學開課講課之類的,不是我最感興趣的事情。所以我選擇到 industrial research lab,在業界的研究單位可以做有趣的研究但不需要教書,對我來講是一個很大的吸引力。
4.       有曾經差點去創業嗎(不是賣雞排)?
      創業我也是有想過,可是沒有認真的想。我可以問你和任何想創業的人:「你為什麼想去創業?」,我現在問你們:「你們想創業嗎?甚至連畢業都不用現在就出去創業。」,學弟答:「就是有一個自己的idea,把它做出來然後賣給全世界的人。」第一個是說,這個idea有沒有強到值得你放掉現在有的東西,然後去做,我覺得當時我沒有一個idea有強到值得我這樣去做。再來就是,有時候做這些事情是很乏味的,舉例來說,有時候你要寫一個系統,但你知道這不是一個人就能做到的,所以你必須花很多時間去面試新人、財務規劃等等管理上。當然也不完全是這樣,也許你遇到一個比較好的團體,這個工作就可以被均攤掉。
      回憶台大
5.       在台大時覺得修的系上的課對工作最有幫助的課是?
      我自己覺得比較可惜的是當時一些偏數學的課我沒有好好修,主要是因為我那時候也有點偏食,對於有興趣的coding的課就會認真去研究去學,但比較數學的課像是線性代數當時就沒有真的學起來,但其實那些數學現在工作的時候還是要用到,所以還是得把它弄好,那不如大學時就學起來。
數學其實是不太好教的,比較好的方式是讓學生知道為什麼要學這些東西,他會用在什麼地方,或是更細一點,每一條重要式子產生的背景和背後的目的,懂得這些道理可能就能把重要的數學學好。
      至於coding的課當然是重要的,而我覺得重要的東西不是你學了什麼語言,programming的課比較像是練功,應該要會,但exactly哪一門課一定要很會就不一定,比方說OS,你應該要會,但學那些架構的用途不會是自己去實作一個作業系統,而是讓你在寫code的時候可以寫得比較有效率,或是當你遇到一些常理上沒有問題的錯誤,你必須要有OS的理論基礎才會瞭解系統真正遇到的問題。


6.       你覺得大學期間除了資訊工程上的東西外,課外的部分像是通識課或是課外活動之類的,有哪些對於你畢業後職場上有所幫助?
      對於通識課不會去想它對職場上有沒有幫助,而是他對你有沒有幫助,譬如說他在講中國文學史,他基本上不需要有什麼用,你可以把它想成是一種人生經驗,再比方說我自己是登山社的,花滿多時間在上面,那有沒有用呢?OK登山的時候總是會培養一些耐力吧,因為你要去撐,但真的有沒有用呢?其實沒人知道。職場上要有用應該是說遇到需要用到的技能吧,那其實需要用到的時候再去學就可以了。所以應該不是看以後有沒有用,而是當下你喜不喜歡而已。
      臺灣大學的問題就是要求要修的課太多了,所以你沒有太多自己的時間,如果你說太多必修課要修了,沒有辦法好好享受通識課,那也沒關係,每個階段有每個階段重視的東西,比方說你大學時會在意自己的成績,但其實像我們這樣念到博士之後,就沒人會管你的成績好壞了,所以你就要自己決定在現在這個階段什麼事比較重要,那你就去做重要的事就可以了。


7.       你大學期間對於未來的發展看法如何? 就你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的選擇如何?
      我大學的時候有一個大略的想法,我知道我想要的東西,但沒有一個清楚的藍圖,也說不出我要的東西確切是什麼,OK,我那時候是希望說我有機會看到這個世界一流菁英,或說在這個產業上他們是怎麼運作的,不是只有台灣,而是世界各國的人才在這個產業的頂端他們是怎麼運作的,但我不是很知道要達到這個目標我一步一步要做什麼。
對於大學畢業時的選擇,回想起來,最大的差別是要不要留在國內念兩年碩士,不知道是對還是不對,影響就是念博士的時候同學幾乎都比我小,但因為念碩士的時候有出過一篇Top Conference的論文,也許因為那樣所以增加了我申請到好學校的機會,不過如果當時我有規劃一點,可能就可以省掉那兩年直接出國唸。但人生真的很難講,唸Ph.D重要的也不是花多久時間唸完它,而是畢業的時機對不對,有沒有遇到好教授,這種事情變數真的太多。

8.       什麼是學長認為念大學有沒有什麼一定要做的事?
      出去多看看,多去旅行,因為台灣或是說華人的文化過於謙遜,造成當你有好的能力或有好的機會時卻不能很自然地表現出來。出去看看世界其他文化的人,你有可能會發現,原來別人沒有那麼厲害,你的能力已經非常好了,或是看到真正讓你敬佩的能力,那麼你也會真的看重能力,而不是被過於保守的文化牽制住。

      工作以後
9.       學長能稍為介紹一下你們的lab嗎?
MSR是一個很特別的地方,因為industrial research lab不是一個很一致的工作,很多公司的工作都和研究有關,但不一定會成立一個特別的組織來做研究,很多公司有成立研究的lab但是不是走像學校一樣傳統的研究路線。
MSR1991年成立的,那時候MSR的任務有三個,第一個是我們要做basic research,所以我們和學校有很緊密的連繫,出論文是我們工作的一部分,你會看到很多國際會議有很多論文是從Microsoft Research 出來的。我們實驗室也出了很多圖靈獎得獎者和其他獎項的得獎者。

第二部分是說,我們希望我們做出來的東西是有真正用的,所以我們希望把技術轉給產品部門用,或者產品部門有特別的需求,它就會向我們請求支援,所以有些特別的專案可能就是這樣子。例如:xboxKinect,當初是wii先出來,體感的東西發生了很大的轟動,我們產品部門就要想說如何迎戰,可能也是出可以類似的東西但我們覺得不足以超越,他們就想說有沒有辦法只用一個鏡頭,那時候原本評估技術還無法做到,但是他們不死心所以就和我們MSR合作,這個產品就是產品部門和MSR合作做出來的。

最後一個任務是比較的,就是要ensure microsoft has a future,可能現在某個東西還沒有市場但是MSR還是有這種人才,這樣如果未來大環境改變,公司也還是有人才可以快速跟上。
不過這些是一開始的任務,在這一兩年MSR有比較大組織上面的變化,所以可能以後形式會不太一樣。像是有一部份的人開始在搞start-up,就是我們自己直接做一些東西推給消費者,和原本把傳統研究放在第一位不太一樣,但是這部分還在實驗,所以可能還不是很穩定。
10.    學長說想見識頂尖人才,但那也不一定是在lab,可能在公司其他部門,為什麼你選擇research
      我覺得是興趣吧,畢竟我念了一個PHD,念了四到六年,基本上就是在做研究,所以會想要繼續做下去,你不喜歡做研究你通常就不會讀完PHD,這是很自然的一個選擇。另一個因素是研究通常自由空間比較大,往往在一個公司的產品部門你能做得事比較受限,常常可能你的產品三個月後要有新的release,你就沒有空間做其他事情。研究單位雖然還是公司內部的一個部門但是通常我們被要求的是要看得更大看得更遠,所以我們在選題目的時候我只要能夠知道這個東西成功後能對公司有用或對世界有用。
11.    Microsoft Researcher的工作會很爆肝嗎
      我剛剛看到這個問題就想說這是什麼意思呢?眾人皆大笑,學弟答:「就是你的生活會很規律嗎?還是會常常有些事讓你熬夜或者要趕快趕完一件事情?
      大部分的時間還蠻規律的,我在你們這個年紀時可能熬夜打電動還能做,我這個年紀也沒辦法做熬夜這種luxury的事情。其實是有時候壓力會比較大,我們出論文有一些特定的deadline,常常你要把東西修到最後一刻,把論文修到最好,可能那時候會熬的比較晚。或者是有一些會議要給talk可能也會花一些時間。像在美國一般來講都是很正常,像現在是美國禮拜五的七點鐘,已經都沒有人了,在周末也不會有人在公司,休假公司也不會打擾你,這是美國工作文化的一部分。
12.    從剛開始研究到現在專精的技術有什麼轉變嗎?
      我雖然在machine learning部門但我主要是在做NLP,我通常是把machine learning應用在NLP上,我進來之後也陸陸續續做了許多不太一樣的問題。我從以前到現在基本上都是在這個field,差不多在master的時候我就決定要做natural language,其實我一直沒有太大的變化,你們要找有變化的話應該要找我妹妹(易思婷,B82http://www.chickfromtaiwan.com/)
      訪綱外的分享
13.    為什麼我愛computer science
前面提到我很幸運一直都想走這條路,現在我有一個可以提的感悟,跟你們分享一下,in some sensecomputer science是一個很特別的field,傳統不太有用,雖然我剛剛說數學OS很重要,可是有很多東西其實會變,舉例來講好了,你學programming language的時候那個觀念很重要,可是那個language不重要,或是說這個觀念很重要,但不同情況下就不重要,所以你一定要學到為什麼這個觀念重要,當你觀察到重要的條件變了,重要的東西就要變了。

我們這個行業其實很鼓勵大家造反,講好聽一點叫創新,其實就是要造反,比方說老師講了一個東西,你不相信他嘛,於是你就自己弄了一個新的東西出來,可是這個事情,如果你沒有足夠的信心的話,你是不敢去造反的,而且我覺得傳統亞洲文化是不鼓勵造反的。可是你看其他文化出來的人,有時候你看同樣二十幾歲的人,很多人的成熟性是遠高於同齡的亞洲學生的,這些東西就不是在課本上可以學到的,所以我說多出去看看就有機會改變你的想法。

而且這個產業另外一點就是人家不會在意你的年齡,只要你的東西有實際價值別人就會重視,所以你要認真訓練自己造反,這個反而是比較重要的。我舉個例子,像最近Deep Learning變得比較紅,但在差不多十年前,如果你發paperDeep Learning,評審基本上完全不想看,保證會reject,他在九零年代有過一次高峰,之後衰退下來就沒有人相信他會work了,但是他現在又回來了,如果說你是當時受訓練的人,沒有想說為什麼他不會work,那你現在就錯過這個機會了,那至於為什麼又會回來,那就有很多可以討論了,條件變了,你現在有很大量的資料可以去處理,而且同樣的model現在都要跑兩個禮拜才能跑完了,以前說不定要跑二十年才跑得完,那當然不會work。所以有些客觀條件變化的時候,既有的規則就可以被重新檢驗,那你有沒有那個自信去造反就是很重要的事情了。
14.    如何觀察產業的trend
      很有趣,這種問題就是你會對一個看起來比較有經驗,年紀比你大滿多的人問得問題,但其實有可能他也回答不出來,比方說假使我有機會和得了圖靈獎或很有名望的前輩談話的機會我也會問他這個問題,坦白講我也不知道真正的答案,如果是和NLP相關未來幾年的變化,比如說什麼東西有沒有機會做出來,什麼東西會變得比較盛行,那我可以比較有根據的去猜,但重點是那是我的猜測,非常有可能跟真正的結果完全相反,至於整個環境的trend那我就更沒辦法預測了。
15.    曾經做過的critical decision   
      當時畢業要找工作的時候,一個是Googleoffer,一個是現在的MSR,那為什麼會掙扎,是因為那時候MSR給的是博士後研究,他是這樣的,簽一年的約,然後看你的表現,最多續約年,之後只能重新interview,如果當時是給正職的話,我就會直接來了,因為Google給的offersoftware engineer,不是我最想要的工作,但博士後研究這樣的短期合約給人的壓力很大,你一定會想要有很好的表現讓你可以留下來,但他已經講明了我不保證妳可以留下來,所以那時候我對MSRoffer最大的疑慮就是他是temporary的,雖然Google正職的工作也不一定可以做一輩子,但對我來說這兩個是差很多的。
                後來到MSR Post-Doc 時心理壓力一直蠻大的,直到有一次和一位vistor, Thomas Hofmann 聊到這件事,他那時是Brown Machine Learning 有名的教授,後來去 Google 歐洲某一區擔任執行總經理,就有點類似簡立峰的地位,他說,everything is temporary,你們知道,有時候有些話聽起來沒什麼感覺,但有時候一句話就可以深深地影響你,我那時候就因為這一句話突然想通了,心理上比較放鬆,然後過了一年後也順利再通過interview成為正職。
      我覺得自己知道自己要什麼然後能去做決定是很重要也很難的一件事,當時我們有一位學長得到出國唸書的機會,大家就歡送他出國,但沒想到兩個禮拜後,就看到他回來了,大家都太驚訝了,就問他說怎麼回來了,他的答案也很簡單,因為待了兩個禮拜就知道那其實不是他想要的,重點不是他做這個決定很異於常人,而是他真正能完全照著自己的心意下決定,我覺得這真的是很難能可貴也很值得學習的。
最後,我想建議大家,對於像我們這樣看起來年紀比較大,好像比較有經驗的學長,你們一定不可以害羞,有想要問的就儘管問,我們是你們重要的資產,但學長不會主動想說要去問你有沒有什麼問題,是要你來找我們,那我們就會很樂意而且很有效率地給予你們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