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27日 星期五

陳碩甫 (B97, MixerBox – New Products Team Lead)

採訪人:陳昱鈞、張中漢

Q:請介紹一下你的過往學習歷程
A:我很早就開始接觸到資訊領域,在高中時是資訊奧林匹亞的國手,大四時和三五好友參加了TiC100社會創業競賽拿下了第一名。這個經驗讓我體驗到和大家一起打拼合作、作出實質的產品,讓消費者能因你的產品而幸福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因為這契機讓我開始對創業有了興趣,畢業後就決定直接投入職場。其實我的心態應該是開放的,我不會排斥任何選擇,並不是說進入職場就不能再回去讀研究所。



Q:介紹一下當初來到MixerBox的契機。
A:大學畢業後覺得唸研究所對自己沒有太大幫助,經朋友介來到MixerBox,當時公司還沒像現在一樣有規模,辦公室也非常小間,只有56張桌子,環境非常簡單,一切都還在草創期的階段。當時唯一的念頭就是,要想辦法讓公司存活。到現在待了第四年了,公司的前景也越來越好。我們的目標就是要做大,從台灣出發,打造出像Google, Facebook一樣頂尖的軟體公司。

Q:MixerBox的甚麼特質吸引你加入這間公司呢?
A:我覺得公司的創辦人很重要,像我們的CEO John,他人真的很nice,而且很為員工考量,對大家也是一視同仁。他能給我們很大的信任感,我會相信他的決定都是為我們好的。John是個對公司發展很有想法的人,我從面試的時候跟他第一次見面就能感受到他很多不錯的特質。他是個很認真的人,因為一直都對公司和產品抱有很大的熱忱,所以他都會大量且廣泛地吸收知識,追求日益精進

Q:MixerBox這間公司的業務內容?
A:目前主要是開發Mobile app,例如:MixerBox,使用AI技術推薦音樂給使用者,並持續優化給使用者更好的體驗。除了音樂產品以外,我們也在持續嘗試各個類型的新產品開發,希望可以從台灣建立一個頂尖的軟體公司,打造出許多讓大家生活更方便的產品。

Q:請問一下您現在的工作內容?
A:我現在是New Product Teamteam lead。主要負責帶一個團隊做出新產品,過程中需要協調整個團隊裡的每個部門,發想產品怎樣能更好,所以除了工程以外,也需要接觸行銷、數據分析等領域。工作內容涵蓋人事管理以及工程開發。最近本身也在精學管理,我覺得不比工程簡單,很多的case study需要研究

Q:給學弟妹的修課建議?
A:在選修或是跟專題方面,建議大家選擇自己喜歡的課,像我當初一開始其實沒有太多想法,沒有規劃一定要選跟自己未來工作有關的領域。我也建議大家課其實不用修太多,而是要把自己有興趣的、覺得重要的課程認真且扎實的修好。另一方面,我鼓勵你們把基礎程式能力培養好,並且一定要在生活中建立起解決問題的能力,要能找到達到你目標的方向。如果對app的開發有興趣,系上或網路上的平台應該有相關的課程;server的話,大家最好要熟悉UNIX和系統架構的東西。
Q:給學弟妹們的話?
A:如果對未來有很多的迷惘,很多不確定性,建議你們要好好探索真正想要的是什麼。職涯很長,所以真的要想清楚,並且全心做。如果已經決定成為一名程式設計師,可以早點去選修課程和專題讓自己更了解有興趣的是什麼。最後,歡迎學弟妹加入MixerBox成為我們的夥伴!


史宜平 (B98, MixerBox Team Lead)

採訪人:陳昱鈞、張中漢

Q:請自我介紹一下。
A:你們好,我是B98的史宜平,目前於MixerBox擔任音樂產品app的team lead。我大學畢業後就加入了MixerBox,是公司的第三名員工,至今已有五年半的時間。我原本是負責這個產品的android開發,從無到有開發上架、一路到目前有破億的下載量,也曾負責公司廣告盈利相關的工作,現階段則是專職 MixerBox 這個產品的 team lead。

Q:當初為什麼沒有唸研究所,而直接進入職場?
A:我先從我是如何接觸資訊領域和之後所做的決定開始分享。我從高一開始接觸資訊,那時參加了一些程式競賽,還有資訊科展等等,後來主要著重在資訊科展的部分。我從高一到大二大三都在中研院的資訊科學研究所的實驗室,所以算是很幸運,在很早就有接觸學術界的機會。當時資科所的廖弘源老師是非常厲害的教授,我很幸運跟著他在做研究的過程中學習到很多。因為高中的時候參加資訊科展,也很幸運保送上了台大資工,進了大學之後,也就是2009, 2010年、智慧型手機app大爆炸的開始,當時這方面的產業開始紅起來,所以新創也在國內開始盛行。
我對新創也是蠻有興趣的,就開始去一些新創實習,或是接案做一些手機app的開發,進而有機會接觸業界的生態。大三的時候,在學術界和業界都分別累積了一些經驗,我發現我對業界比較有興趣,我喜歡寫出一個功能就有很多人使用的感覺。進入業界能學習到的不只是寫程式,還包括怎麼行銷推廣一個產品。當時新創已經盛行了三四年,我希望可以越早投入這個產業越好,因為創業圈主要都是年輕人,不像國內外大公司都是碩士博士學位的人。而是否擁有研究所的學位,並不是我在個人發展上優先考量的事情,兩者相較之下,我更想儘早投入這個領域,就很確定沒有念研究所的打算。當時還在學時,我期許自己如果一畢業就要投入新創,我會希望自己到時就已經是個即戰力很高的人,這需要累積很多跟業界接觸的經驗。所以我在大學最後幾年總共接了二十幾個不同的app開發或實習,累積了很多實戰經驗。因此比起念研究所,積極地累積經驗是我自己認為比較好的做法。

Q:MixerBox的甚麼特質吸引你加入這間公司呢?

A: 在大學那幾年的經驗讓我發現創業是很困難的事,但我也很希望可以從中體驗新創過程中很有趣的事物,所以就決定畢業之後要加入一個已經做過一點東西卻又還沒太成熟的新創。因為如果這個新創已經發展得太大,那我會錯過很多寶貴的過程,所以我希望我加入的時機點能有很好的發揮空間,同時又可以看到不同部門像是行銷、其他部門的工程師、CEO分別做了什麼決策和帶來什麼影響。
那時剛好遇到MixerBox在招募工程師,我很幸運透過陳彥仰教授的介紹而認識他們,那時的MixerBox只有開發iOS的版本,半年已經累積兩百萬的下載量,我覺得以當時公司的發展狀態和理想的團隊規模蠻相符的。同事、CEO John都是非常好的人。在工作上John讓我有很大的發揮空間,他也同時教會我很多事情,所以大四在這裡實習半年後,覺得MixerBox是個很理想的團隊,就決定成為這裡的一份子。

Q:像MixerBox這樣結合社群和音樂的app,在現在是不是一個主流,有什麼優勢?
A:以MixerBox的研發初衷來說,本身就是以解決人的需求為出發點。很多人在日常生活、通勤上下班時都有聽音樂的習慣,所以我們是focus在一個確定有需求的市場。
怎麼做結合的話,我們其實並沒有設限在以社群出發或是刻意改變使用者在社交方面的行為模式。最主要目標還是希望用戶數量成長,成為No1.的音樂app。既然這個市場這麼大,我們當然就是把程式做到最好、優化音樂推薦功能、盡可能結合不同音樂來源等。

Q:建議學弟妹在大學嘗試什麼事?

A:我覺得資訊領域非常有趣,隨時都有新的發展,所以鼓勵大家多去了解新技術的趨勢。現在當紅的技術和幾年後流行的東西可能又不一樣。大學時期保持對業界的了解是非常重要的,畢竟學界業界擁有同等的重要性。你了解資訊以後就可以開始做一些規劃,當你知道的多了,就會發現自己對什麼方面有興趣,有興趣後就可以提早開始做準備。現在線上資源很多,可以去精進自己特定領域的技能,或者是深入了解某個特定領域在業界是怎麼運作的,我覺得都蠻不錯的。然後其實資工系的課都比較偏理論、以及基本實作。我很鼓勵大家要把資工系的課修好,尤其是程式設計、資料結構等。以後要走資訊領域的學弟妹,寫程式就是一個基本中的基本,一定要學好。
        那除了把資工系的課學好以外,建議大家多接觸現在業界的最新技術,例如AWS、現在公司實際是怎麼做scale up、程式在業界中是怎麼運用的,這對於未來規劃非常實用。


Q:對於修專題方面的建議。
A:我很早就在中研院實驗室接觸專題、有一些論文發表,也參加過研討會,所以我其實在中研院實驗室就已經花滿多時間了,那專題整體對我來說就較不會花費太多時間。
        在業界方面,關於要修的專題我建議大家多去接觸一些資訊,例如現在的比特幣或是deep learning,了解一下現在當紅的技術是什麼,並多多涉略接觸各種領域。希望大家先藉由蒐集資訊找到自己的興趣規劃後,再選擇相對應的專題相輔相承,效果才會最好。

Q:給學弟妹工作上的建議。
A:雖然是問出社會後,但是我覺得出社會前就是寫程式要學好不要寫bug雷大家,這個很重要。出社會之後,因為資訊領域隨時在變化,所以隨時保持學習的狀態很重要,不要讓自己只是花時間在公司的目前工作上,因為如果你進了大公司的話,你做的工作可能會連續好幾年都做一樣的事情。如果你都沒有在這之外學習新的東西、了解現在新的新技術,那對於自己自身的成長或是職涯方面都會有所侷限,所以非常鼓勵大家出了社會以後,不管你找到的工作有多好、多安逸,還是需要保持學習的習慣就是去了解業界最新的技術等等。
        另外想跟大家分享我現在美國矽谷進修的計畫:
我們團隊現在在美國有一個矽谷進修計畫,我自己也覺得很有趣,所以想跟你們介紹一下。我現在是MixerBox這個音樂App的team lead,在美國進行為期10週的矽谷體驗之旅。我很喜歡這間公司的一點是,我們是一個很年輕的團隊,隨時會蹦出很多很酷的新點子,發想要如何讓產品、讓公司的人才成長。所以公司安排這10人左右的團隊進駐矽谷,跟當地的顧問公司、投資人交流,根據他們的建議針對特定的KPI進行密集的優化。合作模式會像:請他們體驗我們的產品,提出有哪些需要改進的地方,如果想要讓產品的留存率更高,那我們要做什麼嘗試。顧問會跟我們討論很有趣的點子,我們再實際去進行十個禮拜的短期衝刺。在矽谷的同時,我們也會參訪各種世界頂尖的軟體公司、深入全球最具活力的新創生態圈,其實是一個非常難得的體驗。我覺得公司願意做這樣的規劃是非常有趣且非常有效的一個嘗試,這個計畫也讓產品的各項數據在美國都有蠻大的成長。

Q:最後給學弟妹的話。
A:先說歡迎大家加入MixerBox!也恭喜大家現在擁有台大資工這樣的環境,我覺得如果大家已經很確定資訊領域是未來想走的路,那是一件非常幸運的事情。因為資訊現在就是一個又熱門又很有趣的一個領域,可以學習到很多。所以希望大家可以把握大學四年的時間,多去接觸自己的興趣然後即早做好規劃,我相信未來出了社會以後一定可以找到最適合自己的地方。

王弘倫 (國立台北商業大學副教授)


在學時期:
Q: 學長在大學部是就讀台大數學系,是因為哪種契機進入資工領域?
A: 有幾個原因,一方面是家人有些人是念資訊的,當時資訊也是前面幾個的志願,同時資訊的就業方面也比較大,想說念資訊會不會有更好的出入,再加上大三就開始修資訊系的課,CS領域的一些科目比較有興趣,就往這邊念。

Q: 請問在修資訊系課時和數學系的課時有沒有遇到一些困難?
A: 其實困難點還滿多大的,大學時是不會寫程式的,連compile的概念都沒有,當初唸資訊系的課就事想考研究所,考研究所時不考程式,會考數學,就是離散和線代,然好考system, os, architecture, 演算法, 資料結構, 大三開始從大三的課來修,完全沒有記憶體的概念,也不會寫程式,所以architecture就非常慘烈,那時候差最大的就是沒有實際花太多時間在programming,所以那時候來修課有點慘,作業都不太會寫,coding都不太行,所以那時跨過來時覺得最沒有馬上catch的一項,同時間又修太多課,那時一學期修六門,譬如說演算法,還去電機系修os,網路和資料庫,因為數學系大三下學期就沒有必修課了,我就全部就修外系,所以那時候沒意識到每門都是要花很多時間,再加上自己又沒有那個基礎,所以很慘烈。

Q: 那學長那時候是自己一人過來修資訊系的課,還是有跟同學一起來修?
A: 有兩三個一起,不多,我們那時候數學系有部分同學,因為數學系是比較理論的科系,所以大家研究所發展都不太一樣,有一批往金融,就是商管學院發展,那算大宗,往電資方面的有一部分,電資的算小宗一點。

Q: 學長大學時期有沒有投入研究跟資工相關的?
A: 其實沒有,我大學時候沒有碰到研究這塊,像我們數學系也不用作專題,數學系是沒有專題的,大三上必修課修完,就結束了,就把畢業學分補齊就好,大學時是沒有碰到研究這塊東西,我沒有啦,當然也有些比較投入在課程的方面會跟老師有些互動,主要是因為數學系也沒有專題,我就比較沒有投入到這塊。

Q: 學長大概何時開始有在學習程式語言?
A: 我大學時當然有接觸一點,但那比較算自學,因為你要algorithm, data structure,總是會看到一些pseudo code的東西,就是有跟著課本上implement開始學交作業,研究所也很少,但慢慢研究所要開始要去implement一些algorithm,所以研究所的課有。我研究所就來資工了,但是真的比較多是在我做事以後,我原本以為做事以後是不用在自己在coding的,但是反而來,因為我們這邊算是科技大學,必較注重實作面,所以授課上面都盡量要操作,因為我們這邊是叫商業大學,商業大學的背景都以商管為主,coding的背景就相對薄弱,所以變成我們老師在課堂上就做比較多實際操作,所以我反而就業後programming開始變多,這就是跟我預期原本不太一樣的地方,想說教職就是researchcoding就是比較不需要,以為我們這一類的,就是離散這一類的,我相信不會有你們在大學部碰的那麼多,不像你們要寫compile這種比較大的東西,我們寫的比較小的東西。

Q: 請問學長有數學系的背景,有沒有想過往資安方面,密碼學之類的方向走?
A: 那時後沒有想到資安方面的,因為我大四開始接觸graph的東西,然後graph又跟資訊比較相關,所以剛好來資工,不過也確實因為接觸到一些組合離散的題材,才逐漸往資工看。

Q: 您覺得大學除了課業以外學到最重要的東西是什麼?
A: 大概大三的時候去參加社團,參加國樂社,然後剛好朋友在就去參加一下,覺得就參與一些東西總是會獲得一些,但現在因為在做研究,會覺得學業是比較重要的東西。

Q: 學長在當學生之後或畢業完之後是否投入過職場?
A: 我沒有實際投入職場過,畢業完後就去當兵,我有應徵過職場,我大學完就唸研究所,直升PhD,就去當兵,那有點想職場,就是坐辦公桌,出事了就會有來找你,回到寢室就十二點,然後早上六點去上班,那時候因為都讀完PhD,所以就會想去教職,那時候投入五六十間,結果當兵那時投的都沒上,於是就開始急了,別說五六時間,六間沒上就會開始急了,想說怎麼都沒有需求,這時就開始投業界的履歷,那時候應徵IBM,本來有機會過去,但同時間又去中研院看一些職缺,結果後來剛好那時候中研院有個資創中心,中研院跟資訊相關的就是資訊所還有一個叫資創中心,我那時候剛設立,所以很多研究員都是新去的,我那時候傻傻地不知道要直接去找研究員去談,我是看到在徵人才去問,資創那時候的有丟缺,我那時候IBM有丟東西叫我先study,但同時資創那邊也有東西,我就待在資創那邊半年,就被apply到這個位置,大學那時候比較沒機會去實習,大三開始就準備研究所

Q: 學長在資創中心主要在做什麼?
A: 我那時候的老闆是EE畢業的,他已經離開去清大電機,他是作通訊,訊號處理相關的東西,跟我的就不太有關係,我原本是找另外一個,但在走廊上碰到他,就跟他聊,就聊說要來,他就說ok你就來,那時又跟他,他也知道我不是他的back ground,他不知道我做的,我也不知道他做的,他說沒關係,他也要做一些網路的東西,網路的東西或許我們這些做graph得懂一些東西,我就在上面找一些課題去做,不是去implement,就在方法面做一些研究,以我來說就是做一些model,把它變成一些離散的問題,就像一些最佳化的或什麼,只是EE得研究方式是靠實驗,他們覺得你只有prove不算完成,一定要有講方法,然後evaluate方法做實驗,我們就做了一些東西,我就在上面formulate,我證明那是np complete的問題,然後我不只證明他是np complete的問題,我還給了一個approximation function,他的approximation ratio是多少,然後我做了就覺得漂亮,做完了,太好了,我老闆就說那你可不可以做一些實驗,於是我就coding,之後他也很滿意。

Q: 請問你現在教授的課程,有沒有跟不同領域做一些領域,跟合作經驗?
A: 我們跟同事之間也會有合作,以我個人來說,我覺得要找到一個很match的合作者很難,因為這對我們來說是工作,我以前在中研院有有跟以前一個lab的同學合作,但那時候我們用比較輕鬆的方式,一天在茶餘飯後討論一些課題,這比較不錯,因為是跟以前的朋友,也比較沒有急著要產出,最後也討論出一些不錯的東西,但到這邊,有遇到的是工作上的合作,大家是很想要做出東西來的,那時候就要時間去磨合,那時候就有一跟一位專職學者合作,那因為他是完全做研究的,我還要教課,這個,我覺得合作者的步調,是要合作時要注重的事情。

Q: 想聽聽學長對於AI的想法?
A: 有沒有什麼想法喔,我並沒有走那一塊但我有聽過一些,以前有一類算法是meta heuristic algorithm,舉例來說像基因演算法。現今的應用像是alpha go,有一些很好的效果,但是我其實很難去說它的發展可以再有怎樣的突破,將現我看到之前基因演算法,或是模擬退火法,諸如此類的,萬用的heuristic,任何最佳化的問題他都可以套用,或是早期的neural network,你只要model成它,他就會幫你去給一個近似解出來,當然我們不能說他是最佳解,只能透過實驗去對他做一些效能的評估,目前看到的模式跟以前看到的是一樣的,但是你看只要又有一個新的突破性的方法出來,大家就會一股腦地往那邊去,所以我現在感受不出來這東西接下來會變得怎樣。

Q: 假如接下來的一年內每個月給學長五萬元,不需工作,那學長想做什麼?
A: 這個問題真的很難誒,你們想做什麼啊?(
我本來想說那我就去環遊世界這個樣子, 但我覺得就是人是要追求一些成就感的生物,那像我們怎麼追求成就感,就是在事業上得到這個東西,從同學們的學生時代可能就是在課業上有很好的表現,research上有很好的表現,我現在在我這個職業當然也是在research上要追求一些東西,當然有時候不是對外而是自己,我覺得有時候是自己看自己的那個感覺。你久不做事、久不讀東西會有一些比較空虛的感覺,所以即使有生活無虞我還是會去找一個自己能夠花時間的地方,以目前來說我覺得書本是一個很好的歸宿,不然就是運動、音樂,讓你可以投入去提升自己的一些技能的地方。

Q: 如果現在想送給學弟妹們一句話,學長想送什麼?
A: 就是「不要害怕花時間。」因為大家常常會在乎說我做這個事情要是不如我的預期怎麼辦,但我覺得在學生時期,甚至以後,通常投入都不會有什麼損失,在我們煩惱要不要投入的當下就已經耗費了太多時間,尤其在學生時代就是多嘗試。不是像投入電玩那樣反射性地不知道在幹嘛,那只是視覺的刺激,你弄完會很累而且沒有捨麼獲得,只是打輸了很不爽,打贏了很爽,很短暫。我覺得有很多可以適合你嘗試進去投入時間,我覺得這個是在學生時代很重要的事,不要害怕花時間,尤其是你在做論文、做專題的時候。